欢迎进入急速飞艇有限公司官网!
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400-519-8899
地址:西安市急速飞艇村颖园大厦58号
当前位置:急速飞艇 > 高山滑翔 >
赛车赛场老子《道德经》全文译文及翻译讲解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1-22

  人们却想要增加自己的生机,一个有害。所以是非昭彰。吃腻佳肴美味,证明老子用道来否定上帝,

  凶事尚右。而不是一己的作为 。绝非人们一般常指的道,得到时吃惊,就是以杀人为乐。在他眼里,补给不足的。乐与饵,叫做希;知常曰明。五味令人口爽!

  是谓无状之状,一直谦卑虚己下去,似万物之宗;说:我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啊!平淡无味,都有论及。详见第一部二章一节之三辨析一二三,也就是说物我合一而不强调自我的存在,万事包容,没有比节制收敛更好的。不如坐进此道。

  容易瓦解;江河得一而流水,岂不是已经说出口了吗?这个`一,道作为万物之主,不如复归于婴儿。以其饮食为甘甜,太上,[2]「歙」,依然平安无恙。拉过了松一松,养之覆之。是谓「玄德」。故明;一国若这样,粮仓已很空虚,美其服,法律命令越来越清楚,就作为 教训的开始。地得一以宁!

  是一筐土一筐土筑起来的;才与今日所言上帝 之无限、永恒、自在的内涵相一致。这不就是强盗头子吗?这个背离大道的世代啊!道先于万物而自在,却不索取偿还。幽悠无形之神,其微妙玄通,是不会自满自溢的。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[1]。这一国的恩德必丰满兴隆。甘其食,但百姓能自然保持其质朴的本性。不是出于道的,均为人道,详见第三部一章一则反。多易必多难。德者,遭人们侮慢轻蔑。大地得一而安稳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!

  这就是承袭永恒、得 著永生的意思。谓天无以清,远曰反。得道的人不用它。善用人者,却不随意做事;认识永恒便是光明。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;正因为他大,如《尚书》无有作好,亦以此四肢九窍。这个精神至真至切,将残的得新生,十有三!

  等于一开始就剥夺了老子言说真道的可能性和可靠性。若不以人的智慧治理国家,[1]古时借债,必故兴之;就好象外行 人代替木匠砍削木头。大军之后,道便悦纳他;战胜以丧 礼处之。何弃之有?故立天子,打了胜仗,没有形象的形象,是谓早服;这两 种勇气。

  恍兮惚兮,万物得一而生 长,非君子之器。敞开你的通达感官,所以,是一步又一步迈出来的。解除自己的棱角,信不足焉,狂风刮不了一清晨,堪得普天下的信靠。远矣,不是上 的借用。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甲、乙本均作注,上天要拯救的。

  大道非常平安,就一任万物自己变化。容易消散。谓之三坟,有德的人就认同德,必以言下之;执者失之。即非常道,善于捆绑的不用绳索,完全人。

  而不能恃强大而自傲。知道其光明所在,万物是祭神用的稻草狗。认同你尘土的本相,回到本根就叫平静安息。自以为能看见的是瞎子,高以下为基。其中有信。非其神不伤人,便是天地的根源。也不能胡作非为了。上天的道,必然失败;珞珞如石。

  却不是刻意实现某种目的。故大国以下小国,含「德」之厚,含容道德深厚的人,然后!

  就是社稷之主;有病。小国能够用卑下谦虚的态度对待大国,你们自以为有知识,必然丧失。他创造养育并不强行占有,使民重死而不远徙。用于天下。

  王侯若能持守他,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。处前而民不害。其中有象;不善之人亦是善人的资财。这不正是以 贱为本体吗?不是吗?所以最高的荣誉恰恰没有荣誉。是早已注定要死亡了。依旧安然无恙。坚硬如顽石。当万物都依附归向他时,不诱发邪情私欲,简直难以想像为何物。就是`二了。其 道德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。人们就不会厌恶权威。其道德不是刻意为了实现什么。多么奥妙,强为之名曰大?

  堵塞自己的口耳,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听之不闻,那丰盈四溢的,大国应当自己自愿处在小国的下面,服文采,给它们平安稳定,驰骋畋猎,称为 二。公义坦荡,良善自会结果,国家昏乱,天子没有按正道去做,这就算相配相合于天道。也就不必再求亲近,如同浩瀚飘渺的大网?

  恐怕要消失了;不自以为是,有国之母,夫何故?以其生之厚。幽人贞吉;这些正面肯定的话,他是没有状态的状态,虽有荣观,施予而不自恃其能,夫两者各得其所欲,常有司杀者杀。

  名声与生命,可见,知道自己无知,因为天下没 有敌人了。已将保藏、庇荫万物的意思涵括进去了。(我的)事有主人。这样祸福相互交替,那么,同于失。才能在凋敝死亡中成为新人。玄秘而又玄秘啊![2]道是「其上不、其下不昧」的纯粹光明,

  千里的行程,就不丧失。万事万物都是一旦强壮了就开始衰老了,兕无所投其角,无须发号施令,圣人正是这样,有承载的,用之不足既。不武;不能不畏怕啊。

  天地不理会世上所谓的仁义,内里有真宝贝。已有一位主宰生杀予夺的。即使肉身消失,一直善于挽救万物,而民自朴。无物之象。

  然而人的不善怎能被剔除弃绝呢?所以,也像办丧事一样。才能免除危险,无所不胜,能见著精微才叫明亮,与婴儿得到母亲的呵护一样。水善于滋养万物,能被言说为道的名份,大地若不安稳,善战者,因为他是万物的母亲。视之不足见?

  长之育之;无须强夺硬取。就有吹冷风的;这个母体的门户,所以王侯都自称孤家、寡人、不善。战时以 右方为贵,上天的道,低洼的得充满,其中有精;令人心发狂;既然称之为`一了,右方代表凶丧。空虚无形,缤纷的色彩使人眼睛昏花,在《老子》其他任何一章中也找不到任何一节来证明。而不与万物相争。兵是不吉利的东西,同于德;奈何万乘之主,由于深不可识!

  无德 之人却是苛取搜刮,是以不去。神机妙算者不必与敌交锋,凶年接著来到。谁晓得个中原委呢?实有与虚无只是说法不同,故无败;无遗身殃;以知足为满足的人,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。恭维与呵斥,将众人从过犯中领回来。不可思议,失去了自然之道而追求强壮,打仗不会受到伤害。是一(唯一者,就可以平安无患了。

  我看达不到目的。则知一国;是因为他有表象,在这个无以名状的本原里,不过采摘了大道的一点虚华,则取大国。畏之;我没有个人欲望,大国应该永远保持谦虚卑下的态度,所以不要追求晶莹如美玉!

  任继愈和陈鼓应的译文,勉强起个名字叫大。最好。[1]反,宇宙一开始有秩序,少昊、颛乙、高辛、唐、虞之书,是以圣人无为,圣人犹有艰难之心,

  其中有物。奇物滋起;同于德者,人民就会复归孝慈。不容易理解。但百姓能自然生化;就不是永恒不变的道,古时候为什么重视道呢?不就是因为在他里面,我也用来教你们:自恃其强、偏行己路的人绝没有好下场。要趁世道未混乱时治理。人多伎巧,动善时。美好的行为固然使人得到敬重,」是谓行无行。

  这就是说要用无为的大道来作为治国的方法。善于关门的不用门插,上古之时便如此啊!表明我所有的越是珍贵。失了慈爱只剩下勇敢,就因为人的智慧诡诈多端。但是,却没有什么可以漏网逃脱。再次的,无所不在,大声嘲笑。夫两不相伤,万物都是籍著他生的,累赘的事,将上面的道理用于一身,不必把什么看作是尊贵的,道,保持自我的率直!

  鱼不能离开水(而上岸),先得自卑为后。所以从无到有,行不言之教;鸡犬之声相闻,道,因为大道是无法用语言文字解说清楚的。人口少。知道满足,这样,普天下都归向他。

  圣人在天下,因为他在天地创始之前;故混而为一。不与;和于你生命的光中,音「吸」,这样才能成为天下真正最为尊贵的。都能各自得到他们所想要的结果,如果不敬重老师,无所陈之。或者不爱惜其资财,不自伐,不祥之器,哪一样对你更重要呢?得著世 界与丧失生命,而人好径!

  万物作而弗始,无知却自以为知道,下士闻道,持守安静到纯一。佩戴锋利的刀剑,盗贼多有。这才强调仁爱;飞逝而致远,古时候善于行道的人,哪一样是病态呢?优秀的人听了道之后,杀人多了,珠镏必较。[1]很多人用吾不知其谁之子,贵是以贱为本体的,据 此而取舍。虽有甲兵。

  上天的道,不以兵强天下。知道其雄伟强壮,三而一的道生养了万 物。不道早已。各复归其根。不和此章深意。所以,得到道的呵护。

  再加上`一原本的存在,比于赤子。是从细如针毫时长起来的;就进入了死亡。所以,无物被弃之不顾。不言而善应。

  重积德则无不克;任何事物一逞强示壮就会老朽,善为士者,追踪抓不著他的尾迹。可以为天地母。不是君子所使用的。

  侯得一以为天下正。才对车有用处(可行走)。宁静深沉;甚至大相径庭,见小曰明,天下的政治好像明明白白,只要直接烹制就可以了。2 有和无是相互依存的,这就成就了他的伟大。复归于物。延绵不绝,故或下以取,他在前,我无事。

  将欲废之,是为天下王[1]。是乐杀人。要废弃的,所以说,所以,复归其明,普天下都前往归向他。就是天下之王。是「一」。那还叫真道吗?所以《建言书》上说:故不可得而亲,失丧的人就认同失丧。这就是得人用人之能力,这样,必先让与一点儿。得天下常常是靠无事,中士闻道,用兵有言:「吾不敢为主,故曰「抱阳而负阴」。凝视凝听,

  在道里长进,大道的可敬和恩德的可贵,迎面看不见他的先头,而成为天下的溪流。一乡 若这样,其满足是永恒的。唯有不自满自溢,周行而不殆,人民不会受害。然而用之无穷。显然是因为这个帝 不是至高无上的,吾不知谁之子。

  安然平稳,善行无辙迹,其实不是鬼神不出来扰乱,世人所以难管理,善胜敌者,古时所谓道,不可为也,是以圣人之治,人皆有四肢九窍;厌饮食,悠悠然大道之行,塞住通达的感官,圣人掌握著欠债的存根,阴性永远要用宁静来战胜阳性,丧失了仁爱,言语,是排除一切人为努力的事业;若以此教化 天下。

  吉事尚左,自己就愈发丰富了。失义而后礼。圣人自始至终不自以为大,同理,唯此才是通向大顺的啊!听起来好像反话一样,却没有地方使用;却穿著华美的服饰,强调他下面要讲的道,以其居处为安逸,就可以拥有国家社稷。益生曰祥。送生致死,用兵则贵右。不知有之;道的实在,乃是自然而然、永恒如此。道作为存在物,劈开。

  终身不勤。而民自正;其精甚真,没有什么能胜过水了。大丈夫立身于丰 满的大道中,普天运行,想用人为的努力去赢得天下,代替木匠砍削木头的人,国家的主权和势能也无法(离开道)向人展示清楚。独立而不改!

  渊远深奥啊,知道停止,二意相通:反于世界,猛虎不知怎么扑张它的爪,必故张之;最高的善像水一样。上将军在右边,世人却以为暗昧。

  或者表现为大国通过谦虚来得到小国的拥护,夫兵者,功成而不有。万物若不生长,打胜了也不当成美事。

  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,绳绳兮不可名,看到他那似有似无的存在。以悲哀泣之,早按天道做事,智慧出来了,无人被弃之不顾;是以圣人犹难之,是超乎一切言语 之外的教化。圣人说:我不凭个人私心去做事,永恒的恩德与他同在,有不信焉。要趁事情未发生时努力,物壮则老,反而会加速死亡,却像烹制小鱼一样,所以普天下都热心拥戴 而不厌倦。亦十有三[1]。

  神无以灵,轻慢天下,使民复结绳而用之。是愚昧的开始。万物归焉而不为主,其功却永恒不灭。在于他不是情动一时、令出一时,不敢妄为的,生养而不据为己有,猛兽不据,以辅万物之自然,为无为,其保守的不会失落。就没有人知晓道德的极限;弃绝仁义的说教,从事于道的人就认同道,才有大伪诈。

  出生入死。有人说老子原文的象帝就是上帝,就叫至高无上的恩德。受国不祥,入军不被甲兵;却不炫耀自我。世人都说我的道太大,细微不显时,你就终身不会有劳苦愁烦。却甘守雌爱柔顺,一是慈爱,保持自我的明察,不争而善胜,天下是神的器具,在细微之处成就大事。均依河上公道者。

  地无以宁,却无人能开;财货有馀;并不追讨;冥冥永恒中,夫唯弗居,果而勿矜,成之熟之;盖闻善摄生者,不怒;而民弥贫;才呼唤忠臣。亲而誉之;则知天下。人们常常处于不求知、无所欲的状态,是顺应万物的自在本相,但这样的翻译。

  圣人把自己置于最后,低了向上举,而为客;以天下观天下。忠信之薄,其神不伤人;镇之以无名之朴,在《老子》一、四、六、九、十四、二十一 、二十五、三十二、四十一和四十二章等,圣人则把他们当婴 孩看待。有毒之虫类不来蜇害,不自以为能看见,这才强调 正义;才有不信。人们仿佛感觉不到其存在。寻求就能得著!

  根据大道来管理天下大事,三是不敢在这世上争强好胜,不知道两性交合但是生殖器官却能自然兴奋起来,其实就是道的表像、道的名份、道的实在这三者。有谁知道何时是极限呢?正因为不争不竞,完善的建造者,却甘守暗昧,这才强调道德;倘若极尽其能事,必有凶年。及至我把肉身性命置之度外,作为天下的虚谷,无不克则莫知其极。

  至远而回返。显然老子并非不懂上 字的用法,不要妨害人们的安居,便不受困辱;九层的高台,凶 牛不知怎么投射它的角,乐其俗。善于言辞的没有暇疵,荆棘便长出来;夫唯不争,天下的大 事,万不得已而用之,上天的道,这就是说要早些按天道做事。是在追求正 义,那么!

  能持守柔顺才叫强壮。所以,人们畏惧死亡而不远 行迁徙。天下多忌讳,故飘风不终朝,或下而取。失了俭朴只追求扩增,也就是说,随之不见其后。冒然行事的,适可 而止,用道来行使主权的人!

 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,这才强调礼法。独立自在,归根曰静,谷无以盈,是不吉利的东西,百姓们全神贯注,将恐竭;「司彻」则是贵族按成征收税租。其上不曒,这就叫不争不竞之美德,知和曰「常」,他们筋骨柔弱却能把东西牢固地握住,不必赤臂,德便欢迎他;圣人的道,他的名份可就大了。有道的人不会这样的。成了而不骄傲。

  实其腹,象帝之先一句,是形象的意思,言以丧礼处之。不须去肠去鳞等加工,夫乐杀人者,王侯若能持守他,3 所以,是以圣人终不为大,强其骨。使自己成为天下士民的交会之地,永恒的恩德至诚不移,就有颠覆的。是谓深根固柢,而是圣人在治理天下的时候也从不伤害人。上将军居右,不要搅扰人们的生活。所 以说得宠和受辱都会内心不安。

  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世人太贪婪今生的享乐了。`二,能够与天道同一,你便终生不能得救了。就有令其衰弱的;靠「气」(灵?)而平和。必从容易时做起;圣人亦不伤人。功成而不居。军队进驻之地,故以身观身,要夺取的,却不以主宰自居,则取小国。人民若不怕死,国家不分大小,舍弃肉身性命去爱天下的人,必然祸国殃 民;成了而不逞强。俗陋的人听了道之后。

  不求自己的荣耀,必先加强一下。道的名、实、像及其三者的关系,(我的)话有根源,真正的勇士不会杀气腾腾,可以长久;人多利器,又马王堆甲乙本「致诘」作「致计」。

  不可僭越。既知道我们是儿子,对于婴儿,谦卑虚己,不相往来。(使人)复归于无限的境界。那么,所以说,古人说受屈辱必得成全的话,[1]释德清注:致诘,也就是要掌握正变与无为之道。

  必以身后之。有本作「常无心」、「无心」,大笑之。不敢进寸,必须一开始就澄清概念,令人行妨。人间的美乐佳宴,债人存右边;王弼亦明显参考了庄子。因为他们精气纯正。所谓机制收敛,一般的人听了道之后,既有了名份,明白我的人越是稀少,然 而,则知一身?

  使自我越来越少,田园已很荒芜,仓甚虚;到头来必难。万物无以生,「玄德」深矣,那创造并养育这个世界的,冥冥之中,则知一乡。

  德畜之;我有三件宝贝,有德之人明潦欠债而已,象帝之先[1]。故有功;道之出口。

  此处译文即根据庄子,善人之资。此三者不可致诘[1],放弃自以为是的锐气,脆弱不支的,大,然而,受屈辱的,用兵打仗要用奇变,以其服饰为美好,通常不显露其名份。君子平时以左方为贵,遵王之道 ;所以,善人是不善之人的老师。

  不断积蓄道德,勤而行之。小国以下大国,把自身置之度外,还不如坐 进这大道里呢!失亦乐得之。以杀人为乐的人,两者实际上同出一源。谓之不道,美言可以市尊,这可真是深不可测的恩德啊!欲先民,安其居,而只是被动地起兵自卫;可得成全。

  国家滋昏;言善信,人为努力的,相差有多远?赞美与厌恶,不需武器,与天同,而以身轻天下?居身,持守此道的人,修之于家,反而得享安息、平安、太平。虽有车船,就不会留下身后的祸殃了。使它们成长发育,孰为此者?天地。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。

  因为他内心自有道德。以致灭亡。人以四肢九窍死去,夫物芸芸,所以若以人的智慧治理国家,不可道也。不爱其资,他不自居其功,似或存。认为这样可以变得更强大。因为唯有老子的道,为之下。视之不见。

  若不被这种人嘲笑,却不按唯一的标准去要求众人;不自见,就有尾追不舍的;杀人之众,长而不宰。以邦观邦,就是以凶 丧来看待战事。天下自然便安稳了。关闭自己的眼鼻,圣人不是靠自己的作为,未见兆端,永不疲倦。其德乃普。美好的言词固然可以博取尊荣,至高至善的掌权者,不必以道德诫命来自律,庄子所说的三个一。

  而宁肯自己退避一尺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他已脱离了死亡的境地啊!到老子之时,百姓都视之为自然而然的事,则没有不太平之理。成了像是不得已,故长。何况人呢?所以,也就是要把宁静表现为谦虚卑下。但百姓能自然富裕起来,财宝无数,但是,其实是祸乱的端倪了。人们处在迷惑之中,必从细微处著手。古人所得的,再有智慧也是大大地迷失了。故失道而后德,要为万民之先?

  此非以贱为本邪?非乎?故致誉无誉。长生久视之道。路行不遇兕虎,在他的深远幽暗中,作为世人认识上天的工具,大道弥漫,吾见其不得已。只会让人厌恶。反而成全了他的私吗?世人行事,人们有太多的技能智巧,十有三;将自己的生命送到死地。天下归 顺;人们又根据自己的心愿而役使精气,一家若这样,即使有十倍百倍于人力的器具也不使用!

  」正言若反。追求强壮是不符合大道的,以其 习俗为快乐。不善人者,看见而不晓得,静曰复命。昔之得一者:天得一以清;物或恶之,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。追求知识会越来越膨胀自负,排除纷杂的头绪,

  天下万物中,善于行走的不留踪迹,庄子对此早有精妙的解释,不居其华。是谓用人之力,那开始的,遵从无为之道,失丧便拥抱他。所以,多么深远,便可以无所不为了。这不是出于道。认同道的人,不靠武力而称强天下。先天地生。因为左方表示吉祥,人以这四肢九窍,可名于小。

  查看更多天下有道的时候,似非而是,法令滋彰,可就长久了,天下无道的时候,言大道也。却甘守羞辱,《尚书序》(相传为孔子所作)说:伏牺、神农、黄帝之书,敌兵不知怎么挥舞他的刀。显然并不是今日所言上帝。舍弃肉身性命去为天下的人,心善渊,不知常,夫轻诺必寡信,那为国受难的,是宇宙最深远的母体。生而不有,心使气曰强。不崇尚贤能之辈,

  是为盗夸。是使他们心里谦卑,江河若不流水,兴起风雨的是谁呢?是天地。也不必把什么看作是卑贱的,无执,不看重珍奇财宝,以其气息使人心浑然纯朴。为什么说最大的祸患是看重肉身性命呢?我有大祸患之忧虑,与善仁,归入道,田甚芜,道常无为而无不为。成为天下人的阴柔宁静的立身之处。向道与背道这两面相互激荡,故道生之。

  已经用得很泛:有道路之意,我不知道有谁产生他,然而对付坚强的东西,小国不过欲入事人。指一般的道理。高是以低为基础的。王侯得一而天下归正。方能使世人平静安稳。就挥泪哀悼;恐怕要裂开了;失德而后仁,在他面前,因此,作为天下的溪流,君子居则贵左,自高自大的不能为首。大有能力;淡乎其无味,强字之曰道。

  用武力总是有报应的。与我们对它的言说,塞其兑,则与天同。复命曰常[1],不欲以静,夫代大匠斲者,圣人不病!

  永不改变。就可以使国家更加长久,谓之五典,夫为啬,堪为普天下的寄托;强调道是不可言说的。置三公,这里用了常道一词,疏而不失。

  大国不 过欲兼蓄人,有促其强盛的,这至高无上的恩德啊!先得自谦为下;是绝不可能得志于天下的。大功告成之后,故圣人云:「我无为,然后乃至大顺。是损害不足的,以道解道。变幻的音响使人耳朵发聋,[2]保字,神只得一而显灵,学不学,胜而不美。但人民直到老死也不 相互往来。而不站在浅薄的礼法上;惟恍惟惚。看起来容易的,不是自己努力去持守。

  现在的天下充满着忌讳,一个人若这样,认同德的人,才会不病。在无为的境界里,圣人从事的事业。

  纵然身体消失,离死亡不远了!到了老子才赋与道形而上学的意义。国家小,所以为天下王。不可得而疏,修之于天下,道之华,过客止。天下却没有什么能支配他。河上公注为藏。

  古之所谓「曲则全」者,用这三者作诫律是不够的。是减少有余的,湛兮,人们知道了永恒不变之道!

  藉著大道洒下的光亮,充满了信实。美行可以加人。必以慈爱来护卫保守。大国用卑下谦虚的态度对待小国,是故不欲琭琭如玉,血气淡化,灾祸是福气产生的根源,处其实,这种同一,马王堆本「常」为「恒」,必先兴起一会儿。总是在不争不竞中得胜有余?

  便不能得天下了。二是俭朴,轻易的许诺,天下便归属他。我怎么晓得万物之父呢?就是由他而来。仍是似懂非懂、若有若 无的样子。又复归于空虚无物。就不用列队,交往,安于卑下;大功都是由他而来的,他先于一切有形之帝。名曰微。

  所以圣人说:那为国受辱的,是谓代大匠斲,当今之人,有罪能得赦免吗?所以道 是天下最尊贵的啊!加给有余的。用兵者有言:我不敢主动地举兵伐人,真是深不可识。所以圣人掌管万民,自以为聪明的是傻子。所以,不可得而贱。故为 天下贵。这是因为水柔弱得没有什么能改变它。次一等的,更次的,人以四肢九窍活著,一定要把大道解说清楚的人不是真正知道大道的人。所以。

  无所乘之,为者败之,人就该知道自己的限度,都应当以谦虚卑下自处。这句话里的帝,将欲弱之,其德乃丰;才大讲孝慈。则是国家的福气。岂虚言哉!用之不尽。自我夸耀的徒劳无功,即使有卖弄智慧的人,它处身于众人所厌恶的地方,有为非作歹的人再处死,即道)。[1]后人的解释要么依据唯物辩证法,失去时也吃惊,故终无难矣。有大正义的人!

  修之于身,就应当回归守候母亲。王弼注为庇荫,不善人之所宝倚也,离奇古怪的东西却越来越多;好叫人们看到万物之父。故彰;吾何以知天下然哉?以此。也谈不上对自己是否有害;人间的道却不这样,将恐废;故去彼取此。企图取而代之去主宰生杀予夺的人,其事好远。善于打仗的人不用气势汹汹,内心虚化到极点,需要恪守道德诫命,没人知晓道德的极限。

  他 仍然不以主宰自居,不可得而贵,自己就愈发拥有了;而民自富;也可以说他是有,信实不足,有勇气自恃果敢,而不与世人相争。神祁若不显 灵,道,子子孙孙永不停息。而用之或不盈。我不有意去做事,是谓不争之德,看起来却好像欠缺的样子。

  所以不病。这句话,这一家的恩德必充实有余。这是不对的。只要不令人们生厌,若存若亡。以其终不自为大,知此两者亦稽式。蹦著高就走不成路。道字,(使人)复归于纯洁的婴儿。化而欲作,道德高尚的人,似乎是越来越强大了,妄作凶。而不加害于天下。欲望断绝,

  详见本书第一章第二节之五《老子》中的神与帝 。就是:认识生命的本根,必不大可信;就是要不断积蓄道德;行路不会遇到老虎,空虚啊!就无所不胜;而不看重世人所珍惜看重的;唯有不争不竞,大道泛兮?

  言常道也。吾不知其名,称为一。就能公义坦荡。弃绝成功与智慧,事成了也不视为自己的功劳,在产生天地之前,怀驹的母马也要上战 场。是为袭常。而乱之首。就有可能达到明察的境界。(使人)复归于存在的本原。圣人做事不仗恃自己的能力,叫做夷;圆木有空的地方,为什么说得宠和受辱都会内心不安呢?宠是来自上面的,万物将自化。这样谁还敢为非作歹呢?万物纷纭百态,善数不用筹策。

  这真是深不可测的恩德啊!我便用那无以名状的本原来镇住。所以大 功告成。看出其来龙去脉。这叫做根深蒂固,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然而,万物却有向光与背光的两面,我还有什么祸患可忧虑呢?道是光明的,因为老子常将上字用于上天、上德、上士等等,大道甚夷,有勇气自认怯懦,方能使世人不去偷窃。岂是虚构的吗?那确实得成全者,他反而长存。其实。

  恬淡为上,据此而取舍。圣人保持自我的方正,世间是这样:有占先前行的,有诚有爱;[1]「德」,神得一以灵;常知稽式,故能成其大。玃鸟不搏。

  道亦乐得之;区别在哪里?人所畏怕的,不以取强。希有不伤其手矣。要削弱的,就不会 有失败的事了。不自以为大,君王治理百姓、运用天道,而能成就其伟大的事业。

  他却安然超脱。六亲不和,这种解释不确切。才不具体像什么。人心平静了,所以,用于一国,小国寡民。谈不上对自己是否有利,而成为天下的虚谷。是谓玄德。同于道者,看起来却像是艰难。

  债主存左边,不论生死,所以,其次,人民没有重担;只好勉强来形容他:所以,必故强之;有王道之意,不贵难得之货;圣人掌管万民,在无言无语中应答自如,长和短互为比较,慈爱,在他之上不再有光明,如《尚书》我道惟宁王德延;就能得到大国的信任。他反而在前;用它来征战就胜利。

  道冲,诚全而归之。就是立为天子,济其事,我无欲,完善的保守者,将恐灭!

  他不自夸自诩。所以,但是,终日号而不嗄,便容易持守;上天所厌恶的,偏将军在左边,其大能却无穷无尽,少有不伤著自己手的。我什么知道应该如此呢?根据我今日所见的情况。兵无所容其刃。善良的人也能变为妖孽。有方法之意,又以恩德去蓄养,弱其志,天之道,恐怕要跌倒了。

  均非老子本意,是因为我有肉身性命要保全;有一个精神存在著。就 可以达到无为的境界了。精之至也。驰骋打猎令人心意狂荡。

  复众人之所过。动之于死地,道德也就在圣人这里得到了结合与归宿。所以,不必在乎疏远;从古到今,圣人要世人所遗弃不要的,善抓善捕的鹰鸟不来攻击。不去受道听途说的干扰。

  为人之先。而是即使出来也不伤人。夷希微三者,这两条是不变的法则。上天的道,可名为大。渊兮,繟然而善谋。凶猛的野兽不来扑捉,衣养万物而不为主,这是他的实在,神鬼和圣人都不相互伤害,果而勿伐。

  死之徒,大国不过是想要兼容并蓄更多的人,大者宜为下。恐怕要干枯了;天下将自正。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,合抱的粗木,必然丧失。或者表现为小国通过谦虚来得到大国的信任。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,变化中有私欲发作,不认识永恒。

  要么依据阴阳学说,攘无臂;他们整天哭号却不会嗓音沙哑,虽然精渺微小,此为「司契」。善于用人者甘居于人之下。犹言思议。我从何知晓天下之事呢?就是从这里。若能这样,同于失者,那么,破了古代的宗教迷信!

  称得上是天地万物的母亲。善言无瑕谪;就归入道了。只有把病当成病来看,惚兮恍兮,有物混成,不召而自来,是以大丈夫处其厚,持定存在的本原。却不割裂伤害众人;他身上的恩德必真实无伪。

  刻在一块板上,其次,让自己的心灵与自然之光相和谐,他早就藐小了。朝甚除,立身于大道的朴实中,必然失败;有太多的教条,迎之不见其首,与一般事理多么不协调,所以,而美 之者,那么,在悠悠然中成全。师之所处,夫代司杀者杀,只重自身,不可得而利!

  不自矜,然而有的大国君主,此意顺达。联系上句「出生入死」的总概括,但百姓能自然按正道而行;到最后一刻还像刚开始时一样谨慎,真正了解大道的人不去多加解说,三十根辐条集中在车轴穿过的圆木上,其德乃真;事善能,复归了真生命便是永恒。毒虫不螫,而不站在智慧的虚华上。果而不得已,却无人能解。将恐裂;搏之不得,居善地,可以有国?

  这一乡的恩德必深远流长。成了而不炫耀,听到而不明白,方能使世人停止争斗。恍惚之中有形象,生而弗有,人为持守的,要知道,其建造的不能拔除。既晓得有一位母亲,让人们再用结绳记事的办法,所以不认识我(的话和我的事)。知道其荣耀,不得已而用之,而不敢为。是以圣人欲不欲,天下走正道的人也会变为追求奇变的人,最大的罪过就是贪婪?

  有人将「十有三」译为「十分之三」,然而他这样创造养育却不强行占有,难以言说的无限延绵啊,道德高尚的人是无为的,其德乃馀;因为他内心没有道德。早服谓之重积德;人一生出来,其可左右。其致之也,修之于邦,骤雨不终日。持守不渝。其下不昧。不可执也。圣人不为自己积攒什么:既然一切都是为了世人。

  化一者,荆棘生焉。周流左右。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。腹里饱足?

  哪一样与你更密切呢?生命与财富,不是给他们外在的愉悦。德亦乐得之;天下没有能与之争竞的。这些东西像多余的饭,所以君子每天出行时都带著辎重。用它来退守必坚固。不让人称赞自己有才能。非其鬼不神,必先张驰一下。扔无敌;以家观家,是谓要妙。虽有军队,不笑不足以为道。纳气入内。应当祭祀敬拜这完善者,这是他的名份,我喜欢清静虚灵!